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

縣道184 ◎交工樂隊 作詞/鍾永豐





縣道184 #交工樂隊 作詞/#鍾永豐
 
縣道184初開始
像一尾
從日頭落山、話系又毋通个地方
逩哪到捱等這個莊頭
 
擺擺阿爸車穀包去農會換肥料
就會撖捱擳到牛車頂高壓心
 
從適仔看哪出
縣道184像一穴老鼠窿
路兩脣个鐵刀木野野搭搭
孵出禾鷝仔、揚蝶仔、合樹影
 
從適仔看哪出
縣道184像一尾南蛇
久久正會有一台摒屎牌送車
滿滿疊等太膣嫲枝hinoki
攻天攻地從山肚裡剷哪出
 
重劃過後田塍改轉直角
咑馬膠路是打哇密麻嚌啁
耕田是哇緊來緊省工
但係是緊來緊壞賺食
 
縣道184這項時
像一尾湖蜞
巴等捱等這個莊頭
緊肥、緊緊光生
歸莊个後生仔
分佢
淨淨
 
注:本文為客語作品;「捱」字之提手旁應為單人旁的「亻厓」,為第一人稱用字。
 
【華語試譯】
 
縣道184剛開始
像一隻蚯蚓
從太陽下山、語系又不通的地方
掘穿到我們這個村落
 
每每父親載米袋去農會換肥料
就會把我扔丟到牛車上頭壓重
 
從那兒望過去
縣道184像一穴老鼠洞
路兩旁的鐵刀木勾來搭去
孵出鷦鶯、蝴蝶、和樹影
 
從那兒望過去
縣道184像一條南蛇
久久才會有一輛摒屎(賓士)牌貨車
滿滿堆疊粗枝大葉的扁柏
轟天轟地從山裡面剷出來
 
重劃過後田埂轉了直角
柏油路鋪得密密麻麻
耕田是越來越省力
但是越來越難過活
 
縣道184這時候
像一隻水蛭
趴附我們這個村落
越吸越肥、越吸越光鮮
整村的年輕人
被它
吸光光
 

--
 
◎作者簡介
 
交工樂隊(1999 - 2003)是來自台灣客家莊──美濃的獨立樂團,成員包括林生祥(主唱、吉他、月琴、三弦)、陳冠宇(Bass)、鍾成達(打擊)、郭進財(嗩吶)、鍾永豐(作詞)等。「交工」這名詞來自美濃的菸農,因為勞動力不足,大家分擔彼此的工作,衍生出交工的工作型態。早期因反美濃水庫而受關注,後關注農民與農村議題。該團以在地傳統音樂(客家八音)為基礎,使用鑼、鼓、嗩吶、月琴、三弦等傳統樂器,結合現代搖滾樂,創造呼應現實社會的客家新民謠。發行專輯《我等就來唱山歌》、《菊花夜行軍》,曾獲金曲獎之最佳作曲、最佳製作人、最佳樂團獎,並曾獲英國樂壇權威雜誌《Folk Roots》專文介紹。2003年解散後,成員仍活躍於樂壇,各有發展。
 
鍾永豐(1964-),生於台灣高雄美濃,種植菸草的農家。客家裔詩人、作詞人、音樂專輯製作人及文化行政工作者,現任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。曾擔任交工樂隊筆手,2000年以音樂專輯《我等就來唱山歌》與林生祥、陳冠宇同獲第11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。後擔任「生祥與瓦窯坑3」筆手,2005年以客語〈臨暗〉得金曲獎最佳流行音樂作詞人獎。2007年,以客語〈種樹〉再度獲得演唱類最佳作詞人獎。
 
--
 
美術設計:黃奕文
 
--
 
◎小編賞析(艸祭詩社 陳遠文)
 
本文選自交工樂隊2001年的專輯《菊花夜行軍》。專輯主要語言為六堆地區四縣腔客語,有俗諺鄉音,有惆悵山調,硬頸精神具體而微。故事以縣道184揭開序幕,夕日般的鎂光燈打在美濃的村落,聚焦在中年農夫阿成身上,時代巨輪之所由、之所去,昭然若揭;當代社會與草根文化拉扯糾結,詞曲風格魔幻寫實。本文為該專輯之卷頭詩,採用口白方式,搭以民俗樂器演奏,與號筒、口哨、鐵牛車、祭師吟誦等地方背景聲音,演繹台灣客家莊面臨時空遞嬗的無奈,聲線滄桑彷彿輓歌。
 
縣道184為台28線前身,在以農養工的五年代,從高雄路竹探向美濃,像是好奇農村的都市蟲豸,一開始纖細可愛,村人不以為意。漸漸的它向村落索取薪柴,六龜地區原木大批砍伐,通過縣道184接上旗楠公路,送到工業的產區去。出莊的美濃人,都市夢在這條路上或實現或幻滅;九九年反水庫運動,美濃人在這條路上噙淚長跪。不止的山風一路向西,縣道184還有無數風中對抗的勒緊的意志。
 

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

再見十四行 ◎楊牧


 [文學騎士歷險記]
                
再見十四行 楊牧
  
樹葉一直伸到紗窗前了(那些
曾經掉光的唇形葉子,去年冬天掉)
太陽透過它們,在草地上繪一匹金錢豹
我坐在盛夏的尖峯
和冷氣機一起工作,蟬聲時起時歇
最長的一段知了有時會超越記憶的範疇
使我想起破碎的句子灑滿上午的眠牀
七月的亞熱帶,幽寒的臥房,汗
在持續的叮嚀中,一匹金錢豹慵懶立起
似乎聽見了甚麼訊息或是我斷然的
口令吧,它移步走向你並且俯身看你
聽你訴說一些心事,破碎的句子:
大片的雲在海外翻滾,時速四十公里
遙遠,有人一生都活在你的陰影裏
  
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美術設計:許宸碩
攝影來源:Flickr c.c.photographyplayers (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photographyplayers/18952745101/ ),原圖加上文字及Logo,以CC BY方式分享(https: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/2.0/
      
--
    
◎小編利文祺賞析
   
〈再見十四行〉是一首道別詩,寫於一九八四年夏天。敘述者在冷氣房工作,聽到的蟬聲彷彿超越了有限的記憶,到達幾乎遺忘的一段歲月,關於眠牀、七月、臥房、和汗水。陽光透過枝葉的縫隙灑落在草地,成了一匹金錢豹,牠立起並彷彿想要聽到將離去的「你」說些什麼。詩末的「有人一生都活在你的陰影裏」可解讀為「你」對「我」說的話,如果「我」作為「金錢豹」聽到這是「你」說的句子,但也可以解讀為「我」對「你」說的話,不管如何皆表現了當對方離去,另一人將永遠的為此傷愁。

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

傷心的時候 ◎任明信


傷心的時候 ◎任明信
 
傷心的時候就抱著貓
貓柔軟
貓不理你
 
傷心的時候
就抱著你
送的魚缸
 
魚缸沒有水
魚缸有魚
 
--
 
◎作者簡介
 
devmask,一九八四年十一月生,高雄人,中正大學經濟學系,東華大學創作暨英美研究所畢。喜歡夢,冬天,寫詩,節制地耽溺。
 
--
 
美術設計:黃奕文
 
--
 
◎艸祭詩社陳禹如賞析
 
這首詩裡出現的名詞簡單明確,貓、你、魚缸、水、魚,好似傷心也不過是這麼容易言說的、日常的處境。
 
詩題為「傷心的時候」。傷心的時候,我們通常會說:去看海吧。去慢跑吧。去聽首快樂的歌吧。去做一件不那麼傷心的事吧。
 
從第一段開始,「傷心的時候就抱著貓」我們以為詩人將告訴我們傷心的解套,然而詩人顯然不這麼打算:「貓柔軟/貓不理你」讓人聯想,當你輕撫貓柔軟的身軀、索求溫暖的陪伴時,貓卻無謂的離去(如同任何一隻有個性的貓),徒留你的尷尬與失落。
 
在第一段感受到細微的疼痛,隨後讀至第二段,同樣的句型出現:「傷心的時候/就抱著你」以為書寫了擁抱的溫情,下一行卻以「送的魚缸」擊碎了原先的溫柔想像,原來抱著的不是你,而僅僅是你送的魚缸。因換行節奏產生的巧妙誤會,讓人感受到一種戲謔的惆悵。
 
而詩人選用「魚缸」的意象,讓筆者想起過去觀看魚缸的經驗:魚兒游來游去,眼睛不眨地看著你,玻璃魚缸限制了他的生存,只聽得見氣泡啵啵聲。
 
我們發現詩中提及的,不論貓或魚,都是非常安靜的。你知道他存在,卻像是無法觸碰彼此般,各自地活著。更是一件傷心的事情。更加醞釀了全詩安靜又溫柔的傷感情緒。
 
在第三段,「魚缸沒有水/魚缸有魚」已是傷心的最後一把刺痛。提及魚缸,我們會先想像其有水、有魚,否則僅是一玻璃器皿。詩人卻說魚缸沒有水,只有魚,那隻魚是否仍活著?或者已然死絕?那隻魚象徵的是誰?詩人以此作結,留下一瞬愕然與無盡想像。
 
以短短數字成行,寥寥數行成詩,簡易字句構成意境,但從不明說其中滋味,留待讀者感受。讀來像是自語呢喃,像是已經不願意、也無法再以更多言語述說所謂傷心。
 
也許詩人想要的,就是在傷心的時候,節制地耽溺其中。傷心也要傷心得真心誠意,因為每個傷心的故事,都值得被深刻記憶。
 
--
 
◎中山醫學大學艸祭詩社
 
相信文學,認為文學本是對人、對世界的關心。艸祭是中山醫唯一一個文學性社團,成立至今約兩年,活著是為讓喜歡文學的人不至無處可去。目標以親切有趣的各種方式玩文學,幼苗茁壯中,歡迎灌溉。


--

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 ◎徐珮芬


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 ◎徐珮芬
 
挺拔而古典
相信世界如同相信自己
親手栽種的山茶花
必在春天綻放
 
純粹而溫暖
掌紋裏有好多故事
並且那些故事
都是可以說的
 
騎車小心翼翼
在每一個轉角打方向燈
禮讓整條入夜的街道
對每一盞路燈致敬
並且準時回家
 
暖色系
喜歡緩緩升起的林間炊煙
和廢棄的舊日鐵道
猜測枕木的去向
 
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
 
--
 
◎作者簡介
 
徐珮芬,1986年生,高雄出生、花蓮長大,清華大學臺文所畢業。自稱「寫作是為了使人愛我。」。此篇選於詩集《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》,另還有詩集《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》。
 
--
 
美術設計:黃奕文
 
--
 
◎艸祭詩社蔡蕙玲賞析
 
在閱讀〈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〉時,你是否也感受強烈的衝突,出現於前面完美的形象與最後「不知道怎麼愛」的狀態之間呢?詩人在首二節堆疊出完美的形象,「挺拔而古典」、「純粹」等等,彷彿在形容一尊高貴純淨而不得侵犯的女神;接著在三四節,這位女神從幽幽的山谷走進日常生活中,即便如此,她的氣質仍體現在舉手投足之間,不論是開車的習慣還是喜好興趣,都無法脫離純淨的意象;然而,最末節的一句話卻打破眼前一切美好的畫面:我不知道怎麼去愛這麼完美的人,我不知道怎麼去愛這位完美的女神。
 
若我們把「完美」的意象停留於此,我們可以得到一種揣測:不知道怎麼去愛,是因為這個世界不存在這樣的人,完美而毫無瑕疵僅止步於童話故事裡,因為沒得愛,所以不知道怎麼愛。但我們也可以更進一步地去解讀,但在解讀前想請各位想想,這四段的敘述是否讓你想起某個人,也許是現在正暗戀著的人、也許是當年的初戀情人、也許是期望中的完美情人……總之,就是那些你愛不到的人呢?人類有種天性,會將得不到的人事物想得過於美好,他們在我們的大腦中,就像是一尊無法接近的男神或女神般,是永遠神聖的存在,然而回到正題,這些人不正是我們得不到的人嗎?不會愛或不知道怎麼愛可能是因、也可能是果,但無論如何,「我就是不知道怎麼愛」。
 
--
 
◎中山醫學大學艸祭詩社
 
相信文學,認為文學本是對人、對世界的關心。艸祭是中山醫唯一一個文學性社團,成立至今約兩年,活著是為讓喜歡文學的人不至無處可去。目標以親切有趣的各種方式玩文學,幼苗茁壯中,歡迎灌溉。


--

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

約莫凌晨三點半 ◎高軒


約莫凌晨三點半 ◎高軒 
 
大概是在準備出航的時候
管理船隻的人
把槳丟向大海
把帆拆至岸上
把船翻成了拱起的另一面
我們站在背脊上
靜靜的等他下沉  
-
 
◎作者簡介 
 
高軒
朝陽霧詩社
社團吉祥物,種類是馬鈴薯,每天都睡不飽 
 
--
 
美術設計:廖柏任
攝影來源:廖柏任
 
--
  
◎朝陽霧詩社賞析
 
整首詩雖然動機上不太合理,卻意外充滿畫面感,非常有趣。
 
凌晨三點被本該是萬物沉寂的時間,卻遺漏了許多人在夜裡點著零星燈火,面對著工作、課業、或只是一個許久未見的人;他們成為了夜晚理所當然存在的元素。
 
感覺上作者是相當疲憊的,在漁船準備出海時,卻將帆與槳拋棄,選擇默默沉入寂靜的大海。
我們站在背脊上,有選擇不要下沉的餘地嗎?
 
­
特別把船帆到另一面,我不用另一面是因為這樣寫超沒有意思的,又覺得他長得很像脊椎 於是就這麼誕生了。  -高軒
 
--
◎霧詩社介紹
 
成立至今八年,在文學系所百花齊放的時代,身為一所沒有文學科系大學的學生,霧詩想提供對文學有興趣的同學一片綠洲,而我們主要在推廣現代詩,請大家多多指教。
 
現任社長:廖柏任|https://goo.gl/zKuqun
粉絲專頁:霧詩社|https://goo.gl/zh2Jem

--